热线电话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荣誉资质
新闻资讯
成功案例
人才招聘
留言反馈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凯发国际真人娱乐-凯发旗舰-凯发旗舰厅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穿越质疑:相互宝成长记

发布时间:2019/08/15

来自小圈

南都人物专访

582万人气

穿越质疑:相互宝成长记

南都经济原创2019-08-14 12:00查看

相互宝仍在渡“劫”。从爱心公益萌发出来的种子落在商业世界的土壤里,终究要面对的是外界对于这门生意的质疑。脱胎于拥有巨大流量的阿里体系,不仅赋予相互宝迅速聚集8000万用户的号召力,也让其成为不断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目标。继杭州蚂蚁Z空间成为舆论风暴中心后,近日在北京的阿里中心,一场关于相互宝的辩论再次开启。难关仍在,相互宝需要穿越公众对其“规则公平性”、“道德风险”和“商业逻辑”的多重质疑。

有人实在无法将相互宝归为某种传统意义的存在,称之为“一场8000万人的实验”,而“实验性”往往削弱了其现实意义和价值,也在某种程度上容许了其更多试错的空间。显然,当下的相互宝已不能再止步于此,背负8000万人的信任,它必须为公众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迷惑者当然大有人在,“理解”应该成为关键词。

A
8000万用户补上一课

不断跌倒爬起后,相互宝又迎来“多事之秋”。立秋那天,支付宝刚好弹窗推送了相互宝“大病互助计划8月第一期公示”,待帮助人数超过500人,人均分摊费用暴涨50倍——国民对于价格的敏感度深入骨髓,不多时,新一轮对于分摊费用的吐槽再次铺天盖地而来。

在网络互助平台运营方看来,互助分摊有所上升是正常现象,但参与者往往不理解,短期内攀升太快更会造成误解。毕竟在刚开始加入相互宝的时候,每人每月分摊的金额只有几毛钱,相互宝也承诺,“每个人为单个患者的分摊金额不会超过0.1元”,容易让用户误以为每个月都只分摊几毛钱。这是用户心理预判与现实的误差,信任是相互宝获取8000万用户的基石,信任关系中有时候容不下一毛钱的误差。

理解这个问题需要从互助均摊的机制开始分析。网络互助行业老大哥、国内最早成立的网络互助机构康爱公社的创始人张马丁给了南都记者一个解释的逻辑:决定分摊金额的变量有两个,一是总分摊人数;二是需要分摊的总金额。“随着时间的推移,符合互助条件的成员必然不断增加。随着加入成员的增多,患病的几率也会随之升高;同时早期加入的成员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度过等待期,符合互助的人数会不断涌现。” 

如此看来,若分摊总金额增长的加速度大于总分摊人数增长的加速度,每人每期分摊金额就会上升。这与相互宝团队给出解释一样。相互宝当前的分摊金额已经很低了——2019年前7个月,相互宝的累计分摊金额还仅为3.58元。蚂蚁金服副总裁、蚂蚁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指出,这是由于当前相互宝的年轻成员占比更高,发病率本来就远低于社会整体水平。未来,成员年龄结构趋于平均,发病率也将趋于社会平均水平。按以上逻辑,随着更多成员加入和度过等待期,相互宝后续每期的救助人数还会有所增加,用户需要对此做好心理准备。

相互宝团队以为已经考虑得很周全,但在很多细节问题上用户并不买账。其中,承诺“2019年人均分摊不超过188元”在媒体沟通会现场引发激烈讨论。相互宝承诺2019年人均分摊不超过188元,这是经过精算后的价格吗?后面几年的封顶价格会是多少?几个尖锐的问题连珠炮一样被抛出,尹铭有些着急了,解释说这只是一个参考标准而已。“全年封顶价格是我们根据不同年龄段人群发病率、用户年龄结构、用户加入速度、互助金额度测算出来的大致价格区间。后续每年的价格,我们会根据当时的成员情况再进行测算。”

在他看来,目前大众对于重疾保障的认知还处于起步阶段,很多人对于一份重疾保障的成本、价值没有科学的认知。“相互宝188元的全年封顶价格,也能起到大众教育的作用,让人们对重疾保障的全年成本有个理性的认知。” 相互宝生于普惠,想要为普罗大众降低获取健康保障的门槛,也想要通过这种方式为国民补上健康、医疗保障这一课。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充分肯定了相互宝对于社会保障体系的价值,同时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指出了大众认知的偏差,“相互宝作为网络互助计划,遵循的本就是一种均摊原则,跟商业保险分属完全不同的体系,完全不可比。实际上相互宝不应该引入精算框架来讨论风险定价,也不应该设定封顶价格与重疾险对比价格——这反而可能会令公众混淆两者的概念。”

不过,当前并没有一种能够完全与网络互助对标比较的产品,所以以商业保险作为参照物,顺理成章。但尹铭和相互宝团队关于大众教育的美好愿景,目前来看还得加把劲。

B
不断试错与修正质疑

相互宝在成长,用户扩张的速度令人惊叹,也正因为此受到了用户更为严苛的要求。

相互宝团队这十个月以来,的确在外界的质疑中不断修正错误,比如增加了赔审团制度和共议家园栏目,并升级服务、对某些疾病的救助金额进行调整等。针对第三方调查机构否决的案件,可以通过公示给成为赔审团成员的用户的投票产生最终结果。相互宝规则负责人梁越平认为,这可以实现比较好的用户教育,让更多用户可以理解,案例中存在哪些复杂性。而共议家园的出现,则是希望通过用户和专家的提议,及时改进规则,按季度评估、优化方案。除了让用户体验更好,还能“逐步完善我们理赔的规则,甚至会倒逼保险公司去完善这类产品的规则。”梁越平这样希望。

共议家园确实让相互宝达成了一些规则升级。最典型的例子是关于甲状腺癌互助金给付额度的调整,最初的相互宝条款将甲状腺癌的互助金标准定为30万,但实际上这种疾病的治疗费用并不高,一些患者获得了30万元互助金,引起了其他用户的不满。今年5月,相互宝对该规则进行了修改,将甲状腺癌、前列腺癌等病种划分至轻度重症,互助金改为5万元。还有互助保障的升级。4个月前,有人在共议家园中留言,建议为赔审团未通过的争议案件设置捐款通道;现在,赔审团也上线了“爱心接力”新功能,如赔审团审议未通过,申请人自愿申请,可向大家发布求助信息,接受来自相互宝用户的爱心小额转账互助。

另外值得肯定的是,从一上线开始,相互宝就坚持了“全程风控”和“公开透明”。这种去中心化运行模式,让每一个互助案例都向相互宝所有用户公示接受监督,也让相互宝的每一个理赔动作都将有被质疑的可能性。根据尹铭介绍,目前相互宝的案例公示和分摊扣款环节,均用了区块链技术,全程不可篡改。“到目前为止,案例公示有一个举报经过核实,发现的确是一起不应该救助的案件,已经被撤下去了。”

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一位相互宝用户在微博上抱怨称,有会员所患病种花销并不高,但按规则相互宝却赔付其30万,其同时参与了水滴互助计划,按规则也可赔付30万。最终反而造成了让其“因病致富”的效果,这背离了相互宝等网络互助平台的初衷。

梳理水滴互助、轻松互助和康爱公社等比较头部的互助平台的条款和公示情况来看,平台互助金的给付方式类似,都是一次性给付一笔定额的互助金,只是不同病症对应的互助金额度有所不同。此外,用户罹患同一病症,也可以向加入的多个互助平台同时申请互助,互助金的获取互不受影响。

对此郭金龙指出,无差别的给付模式可能存在潜藏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风险,不排除有利用规则漏洞“骗取”互助金的人。他认为,由于互助金来自于所有其他用户,每个人的一块钱也都来之不易。如果互助金远高于患者的医治花销,对于分摊的健康体而言,就显得不公平,也是在消磨用户的爱心。因此郭金龙认为,回归互助本源来考量,应该考虑根据治病的实际花销来给予相应额度的互助金;而可以叠加获取多个互助平台的互助金,长此以往也可能造成风险事件的发生。

互助之根源之义,便是保证老百姓迫切的风险保障需求。如何保证用户的被保障权益不受侵害,尽可能地控制风险事件发生,相互宝甚至整个互助行业都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如何提升风险把控的能力。

C
并非相互宝独自的战斗

互助其实是个古老的行业,为抱团抵抗风险,基于相互信任,组成了互助团体。这种模式放到互联网时代,就成了网络互助,运用信息技术构建信任,回归互助本义。

从2011年至今,网络互助行业快速兴起、爆发式增长和行业洗牌。历经十年沉浮与积淀,网络互助终于在社会保障体系中获得了一席之地。郭金龙认为,网络互助平台在整个保障体系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意义在于补充和丰富了现有的医疗保障体系。在社保无法覆盖大病重疾、商业保险价格较贵的背景下,网络互助弥补了两者之间的“真空地带”,为社会中低收入的“夹心层”人群提供了一种新的保障。

可以理解的是,对抗风险这件事情上,绝对不止一个层次,而相互宝在这个赛道中,也并非独自战斗。与同行相比,相互宝的确是尹铭口中“刚出月子的宝宝”,2011年成立的康爱公社是行业常青树,与康爱公社同属互助行业“老四家”的还有壁虎互助、e互助、夸克联盟,还有腾讯、IDG资本投资的水滴互助和轻松互助也跟相互宝一样,拥有千万级用户。网络互助行业在当下,显得愈发生机勃勃。

尽管尹铭强调,相互宝本身永远不会盈利,但巨大的用户体量本身就是一种值得开发的金矿。基于用户需求匹配更多其他产品,是合理的商业逻辑。水滴互助已经开辟了水滴保险商城,相互宝也与蚂蚁保险的体系打通。

网络互助之于保险行业,究竟是砒霜还是蜜糖?在不少传统保险行业业务员看来,是造成了威胁,但从行业角度来看,或许反倒是为保险市场注入了兴奋剂。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一项调查,1/3的相互宝用户回应称,他们非常有可能在未来6个月中购买重疾险,在一线城市受访者的比例高达55%,而在没有参与相互宝的用户中这个比例仅为22%。

“相互宝做得好,保险行业会更好。”尹铭坚信,相互宝跟保险公司的开放合作不是简单的流量合作,而是要共同推进民众保障教育的普及,共同开发定制化、多元化的升级保障产品,为用户和保险行业都带来更大价值。“在此基础上,相互宝将欢迎所有保险公司的合作。”

仅靠相互宝这么一款互助计划产品,自然无法精细化地对用户的所有风险保障需求进行服务。尹铭还透露,除保险公司外,相互宝未来还将与健康管理公司合作,探索如何预防疾病,用全面健康管理的方式,有效降低会员疾病发病率。

相互宝将成为一个切口,而更广阔的市场,刚刚露出一角。



采写:南都记者 熊润淼 


编辑:熊润淼